找回密码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搜索
查看: 209|回复: 1

嘉兴、平湖法院何时才能做到依法司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30 16: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是杭州和睦清算公司高国农。本公司与平湖市前进乡工业公司借款纠纷一案, 跟平湖法院交涉四个年头了。2015年3月19日,平湖市人民法院做出乌龙《执行裁定书》,令人实在忍耐不了,要大骂这个平湖法院乌龙案件中的卑劣行径,敬请翁书记主持正义,并允许详细述说。

  债 权 的 主 体

  2007年5月30日,浙江省发展资产管理公司与永合泰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合同》,将包括上述债权内的“资产包”整体转让给永合泰股份有限公司。我公司长期与永合泰股份有限公司合作负责对企业的欠债清算、追讨、诉讼,当时永合泰股份有限公司因资金周转问题拖欠我公司清算费40万元,于2008年11月22日,永合泰股份有限公司与本公司签订《债权转让合同》,将表内平湖市前进乡工业公司借款本息,合同编号97—430—009,债权转让给本公司。因是单笔转让,双方约定该债权仍由永合泰公司继续公告,本公司负责上门告知债务人(当时,接待我们的是平湖曹桥街道党工委徐卫林书记)。

  申请恢复强制执行被刁难的简单陈述

  2013年2月28日,本公司向平湖法院执行局提出申请,请求对法律生效的《民事调解书》恢复强制执行,朱洪潮庭长受理了此案。几周后,朱洪潮告诉本人说:“你们的材料转交给薛挺局长了,你们与他联系”。

  同年4月22日,我联系薛挺局长,薛告诉:“你们要恢复强制执行,应将全部债权债务资料拿给法院,需要进行债权主体资格审核”。事后,我数次电话联系薛挺,他不是开会就是出差。

  8月27日,我跟薛局长约定,第二天送交全部书证及《恢复强制执行申请书》。薛局长当场叫来303室一位姓苏的女法官将债权转让的相关资料全部复印了一遍后,收下了。

  9月16日,我上门咨询债权资格审核的情况时,薛局长明确无误地说:“没有问题,因办案精力有限你们这个案子要等一段时间的”。

  11月26日,我找到薛局长,他主动对我说:“由于前进乡已撤销,你们的

  申请执行案还缺少证据,因为债务人所在地区划调整过,法院开个(1999)嘉平商初字第355号案《调查令》,你们去平湖市档案局,索取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平湖市前进乡区划调整的文件。”

  11月27日,我将取得的《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复)》浙政发〔1999〕154号文件、另加平湖市公证处2000年送达债务人(当时曹桥乡财政办公室)的凭证一并交给了薛局长。

  12月25日,我上午到法院找到薛局长,薛向本人解释说:“法院去执行一级政府,例如查封会议室、封街道办主任的办公室,在法律上也是可以的,但我们法院没有过先例,但问题最后还是需要双方协商解决的”。随后,薛局长当着我面立刻与曹桥街道办一位领导通电话进行了沟通,薛局长还特意给我介绍说:“执行局一位领导叫范俊,正挂职该街道办任政法委书记,你下个月去寻他,与他们面对面协商一下,怎么样把事情妥善处置好,目前政府部门正忙于搞年终总结”。

  2014年1月初,我通过薛局长告诉的信息,联系上范俊书记。第二天,我们找到了范俊,我向范书记反映情况后,他直言不讳地答复说:“春节前事情比较多,你们春节后再过来商谈吧”。

  2月20日, 新年过后,我去找范书记,被街道办门卫告知范俊已调回平湖法院工作了。我寻到平湖法院执行局,得知是人事调动,薛挺不再担任执行局的领导,该局长正是范俊接任了。

  范局长接手我的案件后,他又给我提出了要求说:“你们还需要取得一份2004年《平湖市人民政府关于撤镇(乡)建制及部份行政区划调整中财政体制调整和资产划分的原则意见》”,并当即给我开具了(1999)嘉平商初字第355号《调查令》。我拿了法院给的《调査令》又跑档案局,被档案局工作人员告知该文件属内部机密,市政府未移交此类档案。我再找市政府办公室索要,市府办公室主任答复我‘除公、检、法、司人员亲自阅取’,不向群众提供,还补充说:“该文件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的范畴……” 。

  3月8日,上午我到范局长办公室时,看另外无人,他从抽屉里拿出了《平湖市人民政府关于撤(乡)建制及部份行政区划调整中财政体制和资产划分的原则意见》递给我,并轻轻地告诉我“你心中要有数!”。范局长还指点我去请求市政府再明确一下债务人主体(这里有债权人于2000年通过平湖市公证处将《债权转让通知书》送达曹桥乡财政办公室,已明确债务主体是曹桥乡)。

  当天下午,我就给平湖市朱林森市长写信反映。政府本着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第五天通过邮局来了回信,并告知我在政府核实办理期间不要重复,耐心等待回复。直到5月22日,本公司收到由平湖市财政局的来信答复:“你们反映前进乡工业公司的债务,由曹桥街道办负责”。在走完政府方面的程序后,范局长又引导我先行与曹桥街道办沟通协商。按范局长的指引,我当天找到曹桥街道办主任李寿林交谈,李主任表态:“你们上家转让过来的金额数我们是认可的,但债权到你们单位后产生的数拾万元利息,我们是不支持了(意思是本公司有意趁贷款利息)”。

  5月26日,我接到曹桥街道财政办钱主任来电(电话:(0573)—89961060),钱主任告诉说:“22号你找过李主任后,街道办办公会议讨论过。街道办指派富建华主任具体与你们协商还款事宜,你过来前先与富主任电话联系,免得跑个空。富主任办公室电话:85968190、手机号:13706730904”。

  6月4日,之前联系富主任都在江苏出差,当天上午应约碰到了。富主任首先翻阅了一遍债权资料,并表示债权主体资格无异议。富主任立马提出支付55万元的方案,我向富表述本公司转进债权是以投资为目的,转入时债权金额数字为125万余元,这几年物价指数提升又这么快, 按同期银行的基准利率计算,几年来,也不是个小数字。最后,我请富主任考虑一下。

  7月9日,我给富建华打电话,富说:“已跟领导汇报过,可能是你们收回债权的底线过高,领导没有表态”。

  7月10日,我找到曹桥街道办已在新大楼办公了,富主任说:“按我说的数字可以定下来,另外我也没办法”。

  7月16日,我又一次找到富主任,富主任走出办公室估计是与财政办交谈了一下,富进室后直言回答我说:“你们追讨的债权金额与我们打算支付的数字,距离较大。请你继续寻法院去,在法院的主持下,譬如:你们主张要壹佰几拾万,我们愿意出捌拾万,法院折个中出个裁定,那我们支付该笔款子也就有理有据了”。另外,富主任还提醒我说:“范俊应该是下周一到单位上班,去重庆出差前,我们还一起聚过的”。

  我从富主任办公室出来时碰到财政办钱主任,钱特意对我说:“让法院出具裁定后,财政办再支付较妥当,至于钱款的事,街道办随时有千把万资金的”。

  8月中旬,我去了几次平湖法院,在一次次催办执行局依法执行的情况下,27日朱洪潮上下午两次电话通知本公司,让我们28日下午2点半到平湖法院,执行局主持债权债务双方调解协商还款事宜。

  28号的协商由朱洪潮主持,街道办派出了分管工业的张副主任、财政办钱主任和司法办富建华所长,双方在协商过程中,气氛还是比较友好的,但讨价还价比较激烈。由于朱洪潮几次地发表倾向性的言论,硬是欺压本公司,以命令的形式说:“你拿个30万元算了”(这里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就在27日朱庭长通知我28日下午去协商还款后,晚上,我突然接到一位平时既不认识又没受托过的神秘中介人,打来电话提醒我说:“你申请执行局执行的案件,你晓得难度有多大。拿到还款后,你要支付百分之四十的中介费,如不讲信誉的话,你是很难拿到款子的!”)。我质疑打电话者是范俊、朱洪潮二位带长法官的掮客,我在28日的协商过程中也特别留神了。结果,本次协商无果告散。但是,对方参与协商的街道办张副主任,临走时,还是对我说“老高我们今天第一次谈不拢,还有第二次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7-30 16: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初,我与范局长联系,范局长明确地告诉我说:“执行局打算去执行了,具体由朱洪潮庭长办理。我因为在曹桥挂职过,所以该回避”。

  到了9月底,我再去电话询问执行情况时,范局长又解释说:“朱庭长出差去了,法院又要搬家,这事要到‘国庆’长假上来再办了”。

  变 卦

  10月8日, 我去电话意欲向朱庭长长假问好,请朱庭长关心,给我们安排执行时间,可是,朱洪潮180度转了弯,忽然告知我说:“根据《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05〕74号) ,你们的债权转让无效,你明天来一趟平湖法院”。

  10月9日,上午我找到朱洪潮,朱十分傲慢地对我说:“你们之间的债权转让无效,有法律依据,你们可以通过网上查询”。在我的一再恳求之下,朱上楼复印了一页所谓通知扔给了我后,便扬长而去。

  因我不服与之完全不相关的《……通知》,当天向平湖法院信访反应执行局懒法行为。

  10月23日,平湖法院信访室给本公司寄来一封含糊其词的答复函。就是《财政部关于进一步规范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05〕74号)。

  政法委监督下,二位带长法官稍微收剑点

  10月24日,本公司分别向平湖市政法委潘川弟书记和平湖市人民法院赵阳院长寄去《控告信》。控告范俊和朱洪潮二位带长的法官司法腐败;忽悠、刁难甚至向当事人有条件地提供政府机密文件,多次提醒我“要有数”,因长时间不见“表示”,而反脸不认人, 滥用一些政府发布的通知或意见来欺骗我们已生效的法律文书。

  12月16日下午15点07分,平湖市政法委冯贤科长来电告知我说:“你反映的问题政法委领导非常重视,一位书记已专为此事去过法院,我们政法委又不能直接干涉法院的事务,只能督促法院依法办案”,还补充道,他会通知法院及时与我联系(平湖市政法委来电号码:0573—85061186)。下午16点另04分,法院朱洪潮来电话通知我说:“你的事情是怎样的,你再提供债权转让的原件,补充材料来”。我当即告诉他,我们早已提供了全部资料,经历了前任和现任二位执行局长审核均无异议,怎么又要重复了?

  12月24日,老百姓拧不过法官老爷的大腿,我只能按朱洪潮的要求补写《变更申请执行人申请书》,一早递交到朱手上。申请执行人是本公司,但朱又无理地让我回杭州,重新写份变更申请执行人为建行平湖支行。他这种颠倒事实的东西,被我当场指责了一顿。

  12月25日:我只要将《变更执行申请人的报告》用邮政特快专递寄给朱洪潮法官收,邮件号:1010283810901

  2015年1月10日,平湖法院朱洪潮来电话(85038068)通知我说:“对(1999)平执字第355号,将进行公开听证,你应该放弃政府要承担的百分之三十比例,通知会用邮递方式寄去。”

  1月21日下午2点:平湖法院对本公司申请变更申请执行人进行了听证。朱洪潮担任审判长,他首先核对了我提交的证据(他正是2013年2月28日,第一个接受这些证据材料的法官)。随后,朱法官有二次提问:“作为政府承担的百分之三十还款, 你是否肯放弃”,我当庭回答:合法权益一定要主张。听证会约一小时后结果。

  2月11日上午8点47分,朱洪潮电话通知我说:“你把你上家的《债权转让合同》原件送来核实一下”。我当场向他汇报,现在临近春节事情繁忙, 很难找到经办人,春节上班后再送来。朱洪潮说:“可以的,你早送来我们早裁定”。

  3月 11日:我将上几家债权转让单位的《债权转让合同》和报刊公告,上午就呈交给平湖法院107室法官核对复印件与原本,该法官表示原件与复印件核对无异。就这样,我当天又赶往杭州归还《债权转让合同》原件。

  当 头 一 棒

  3月19日,经邮局送达,我签收了平湖法院于2015年3月12日做出的乌龙《执行裁定书》。

  3月30日,本公司向平湖市人民法院提交《关于平湖法院(1999)平执字第355—1号执行裁定书的异议书》。

  5月25日,平湖法院继续荒唐地做出驳回本公司对《执行裁定书》提出的异议。

  又是艰难的复议、申诉过程

  本公司不服平湖法院法官朱洪潮因达不到个人私欲(质疑),利用手中掌握的法律机器有权就是任信,最后做出乌龙裁定案。于6月8日,向嘉兴市中院提出申请复议,接待法官是李岗。李法官听了我的诉求后,引导我找平湖法院的监督部门(平湖市人大常委会)反映,让我将申请复议书带回去。我也心知肚明,李法官这么做是对我反映平湖法院违法司法的忽悠和推诿。其实,按他的说法做,我是不得意而为之,更是为了证明本公司未放弃了自己申请复议过的权利。

  7月28日,本公司以《请求人大履行监督职责》为题,给平湖市人大常委会胡水良主任去信反映平湖法院的违法司法问题。信中反映的事实得到人大的高度重视,之后,人大办公室王主任与我保持着联系,几次主动地告诉我耐心等待。

  9月6日,王主任电话(0573—85060711)告诉我说:“由于人大领导对该案件的高度关注,已让法院来说明过,但人大对法院的解释极其不满意,要求法院妥善处理好。”

  10月12日,平湖法院朱洪潮电话(0573—85038068)联系我,他说:“按人大的要求,由我来回复你,你再去走走程序。”

  10月22日,我带着申请复议书又一次寻到嘉兴中院,经登记联系又是李岗法官出来接待的。李法官这次到是接手了我提交的材料,并做了登记,还直言不讳地告诉说:“我会几天后答复你的,但不一定是书面的形式。”我盼星星,盼月亮,截至11月27日,我再次电话联系李岗。李岗的回答竟让人哭笑不得,他反倒问我你有什么事情?什么时候交给我过申请复议的材料?我认为,作为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具有监督和业务上的指导职责,当事人提出申请复议,经办法官在规定期限内给当事人回电或回个信不是件难事。当事人跑到嘉兴中院向你反映平湖法院违法司法的问题,你个人无法解决,也应该向主管领导汇报。当事人是不敢得罪强势的法院,而理性地一次次的反映。你总不应老是与当事人打着太极拳。

  11月27日,我怀着对李岗法官极为不满的心情,向嘉兴市中院执行局局长陈启清作了投诉。投诉李岗对本公司正常《申请复议书》的推诿、忽悠当事人把本应由中院对下级法院业务上的事务踢到平湖市人大常委会。平湖市人大关注后平湖法院再通知我向中院重新提出申请复议书后,李岗又将收到当事人的《申请复议书》不知放在那个抽屉里沉睡去了,始终杳无音信。截至2016年3月10日,陈启清局长对我投诉李岗的事宜不但没有核实了解,倒反而打电话(0573—83689362)来质问我说是:“你一个个把人得罪了,你还想人家帮你把事情办好”?看来已无盼头。现在,我感觉心已凉了!

  四年多时间里,我曾向平湖法院、嘉兴中院做了多次投诉和走了正常司法程序,想法很满好,现实很残酷。目前看来,意欲得到平湖法院领导的重视,督促相关法官依法司法的监督职责已丧失殆尽。他们根本不会关乎你一个小小的当事人,而损害了法院内部的“大团结”。在此无奈之下,我只能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来来回回折腾的苦难经历,以及遇到这批穿了制服的恶棍,戴着国徽的流氓行为实事求是地告知。同时保留向媒体公开、讨伐的权益,希望二位领导理解。

  高国农

  电话130 8282 578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 北京理工大学论坛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